在云南无量山哀牢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景东管护局三楼生物多样性展示厅里,一只小西黑冠长臂猿挂在树枝上,样子呆萌。

这是一个标本。10年前,这只小西黑冠长臂猿因一场意外受伤后去世。6年前,它被安放到这里,供来访者参观,以警示人们爱护动物,保护生态。

西黑冠长臂猿在全球仅存约1400余只,我国约有1300余只,是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其绝大多数分布在云南境内,仅普洱市景东县境内就生存有600余只,这里因此被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授予“中国西黑冠长臂猿之乡”称号。

近年来,景东县党委政府不遗余力,和老百姓一道保护好这一珍稀种群,努力践行着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生态准则。

10年前,这只小西黑冠长臂猿意外受伤后,来自云南无量山哀牢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景东管护局的工作人员和当地群众接力救助,便是当地人努力保护这一珍稀种群的真实写照。

“不要再说了……”提到10年前那个夏天发生在云南无量山哀牢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那件事,刘国庆不愿多言,转瞬,眼眶湿润。

2012年6月的一天下午2点左右,位于云南无量山哀牢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大寨子监测点的山林里,刚下过雨,刘国庆正和同伴一道,监测西黑冠长臂猿,以了解它们的身体状况和行踪,从而更好地保护它们。

刘国庆,云南无量山哀牢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景东管护局工作人员,大寨子监测点附近长期生活着“一家”西黑冠长臂猿,2012年时,她负责监测它们和周围同类。

这“一家”共8只,一雄两雌外加5只小猿,最小的一只出生八九个月,那段时间毛色刚开始变暗。

这是“一家”已经被习惯化的族群,刘国庆和同事监测时,哪怕近距离观察,它们也不会躲避。

监测西黑冠长臂猿不是件轻松的事儿,“西黑冠长臂猿一般天亮活动,天黑前睡觉,我们得赶在它们醒之前到,等它们睡了才能离开。”刘国庆说:“冬天还好,天亮得晚,黑得早,上班时间短点;夏天比较遭罪,天亮得早,黑得晚,林子里蚊虫多,很遭罪。”

因此夏天里监测,除了早起赶到西黑冠长臂猿生活的地方外,干粮、望远镜、记录本、手表、雨衣、驱蚊虫的药一样都不能少。

回到10年前的那天下午,和往常一样,刘国庆和同事早早起床徒步到3公里外的监测点。在一个悬崖边的丛林里,一行人找到了这群西黑冠长臂猿。

找好适宜的监测位置时,这群精灵们陆续“起床”,在10多米的树杈上跳来跳去。最小的那只起初在母亲怀里,看到哥哥姐姐们活蹦乱跳,它蠢蠢欲动,学着在树杈间跳动。

时间来到下午2点多,刘国庆和同事突然听到一声惊叫,只见最小的这只西黑冠长臂猿从树上掉落下来,在空中不时碰到枝条。

“不好,快分头找!”刘国庆和同事赶紧寻找。没几分钟,她远远地在地面看到这只西黑冠长臂猿,它的母亲想把它拉起来抱在怀里,试了两次都没成功。

刘国庆赶紧和同事赶过去,发现小西黑冠长臂猿左臂受伤严重,皮肉绽开,表情痛苦。“估计是太小了,树枝又湿滑,没抓稳,才失足掉下来。”一行人猜测。

“赶紧救!”来不及多想,刘国庆扯了块布条将小西黑冠长臂猿左臂简单包裹后,抱着它往住的地方赶。

小西黑冠长臂猿的“家人们”一路跟随,嘴里发出“呜哇、呜哇”的鸣叫声,像是担心再也见不到它,直到一公里多后才没再跟着。

约半个小时后,一行人赶到住处,另一名同事已喊来村医帮忙。大伙一看,不知所措,“虽然景东管护局上世纪80年代就成立了,但还没遇到西黑冠长臂猿受伤需要救助的情况。”刘国庆和同事合计,先把伤口缝起来,再送往景东县人民医院,看医生能不能处理。

说完,同事们配合村医给小西黑冠长臂猿缝针,小精灵神志不清醒,缝针过程没有挣扎。缝了四五十针,伤口缝合完毕,一行人开车前往县城。

一路上小西黑冠长臂猿被工作人员像抱婴儿似的抱着,它眼睛睁一会闭一会,没一点精神。工作人员给它喂点香蕉、牛奶,它慢慢吃着、喝着。约4个小时后,天已黑透,医院终于到了。

医生没遇到过这类情况,只能先给小黑冠长臂猿拍片,确定是左臂骨折。怎奈医治不了,“要不你们给它吃点止疼药试试,看能不能自愈?”医生说。

没办法,刘国庆和同事将小西黑冠长臂猿带到管护局,给它找来毛绒玩具,还给它牛奶喝。可此时的它已没了力气,只是呆呆坐在靠椅上。

留着一名工作人员守护,忙了大半天的其他人出去吃饭,准备等吃完回来再商量。

20分钟后,不幸的消息传来,小西黑冠长臂猿去世了。“没想到那么快!”刘国庆记得,不少同事落泪了,大伙被一股深深的无力感笼罩。

难过之余,刘国庆的同事将小西黑冠长臂猿的尸体放进冰箱。八九个月后,他们将尸体送往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将小西黑冠长臂猿做成标本。

2016年,管护局生物多样性展示厅建成,大伙将小黑冠长臂猿的标本放进厅里显眼的位置,只要来访者问起,他们都会讲述那段难忘的经历,也激发起他们更大力度保护西黑冠长臂猿的动力。

特别是近几年,管护局始终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强机制、抓落实,明确每个部门、每个干部职工、每个管护员的责任,层层压实资源保护责任,确保资源管护不留死角和盲区。

不断努力下,云南无量山哀牢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景东县境内野生动植物资源保护取得显著成效,西黑冠长臂猿种群数量稳步增长,野生动物活动区域和范围不断扩大,保护区资源总量呈逐年上升趋势,生物多样性保护达到新高度。

去年10月18日,云南无量山哀牢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景东管护局举行无量山西黑冠长臂猿种群数量和分布调查专家评审会,经过评审最终确认,在云南景东、镇沅、南涧3个县境内的无量山区域一共生活着104群西黑冠长臂猿,这一数量比10年前的调查增加了17群。其中有90个位于景东县,11个位于镇沅县,3个位于南涧县。

那只小黑冠长臂猿去世后,刘国庆再到它生活的地方监测,发现它的母亲不太爱动了。后来,这个母亲又生了一只西黑冠长臂猿,可几个月后,这个孩子也消失了,“是死是活没人知道!”在刘国庆看来,这绝对是个命苦的母亲,此时她只能自我安慰:人都有生老病死,这或许就是自然规律吧!

再后来,刘国庆回到机关上班,这一家族的事情很少再提起,只是前段时间她听说,这一家族目前仍是8只,在林子里过着普通西黑冠长臂猿的生活。

刘国庆祈祷,在无量山、哀牢山这片土地上,这些精灵们能快乐生活。“愿千山长青,猿声长鸣。”末了,她说。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